羊毛市场动荡起伏还会持续多久?来自海内外的行业大咖各抒己见

发布时间:2020-03-24
2018年~2019年是羊毛市场少有的动荡之年。在过去的一年中,受澳大利↕亚等主要产毛区旱情加重、南♤非口蹄⊙疫爆发、中美贸易摩擦等突发事件等因素影响,羊毛价格如同过山车一般起伏不定。羊毛人不禁要问:市场到底怎¥么了?这种动荡还将持续多久?


主产区面对困难积极应对


2018/2019年度,∽五大主要产毛国的出口量比上年下降了13%,仅为54.1万吨,创多年来的新低。从主要羊毛生产国出口量的下降可明显看出对羊毛原料需求的减弱。


在澳大利亚羊毛发展公司(AWI)Wal Merriman看来,羊毛的供给取决于三个方面,一是天气、二是市场价格波动、三是库存情况。“目前干旱严重影响到了羊毛的正常供给。这次的干旱时间长、程度严重,所以作为牧民来说要大量的资金来应付干旱。另外,羊肉价格高和来钱较快势必会与美利奴羊争夺有限的资源和条件。目前,澳毛产量为90年来最低,已经跌破30万吨,想回弹到30万吨,AWI认为还需要5~6年的时间。由于最近几周羊毛价格的剧烈波动,很大程度影响到了羊毛产业链,尤其是影响到了原料供给,所以纤维的供给量还要一段时间来恢复。目前,澳大利♠亚劳动力成本较高,在养羊方面加大自动化程度或许是一个解决办法,但需要一个过程。养羊成本+劳动力成本+不确定的天气因素,需要牧民静下心来好好计算一下,到底从事哪一方面的农业活动才能够继๑·ิ.·ั๑续生存。”Wal Merriman说。


“与澳洲正相反,乌拉圭今年风调雨顺,羊毛产量在增加。乌拉圭羊毛产量在过去两年里比较稳定,基本年产2万吨原毛。过去15年以来,由于各种原因乌拉圭羊毛产量减少70%,且细度也在发生改变,26微米以上细度的羊毛数量已经减少到40%,绝大多数乌拉圭羊毛开始在向26微米以ⓞ细的细度过度。”Lanas Trinidad S.A. Gustavo Inciarte说:“现在乌拉圭的牧民在提倡羊毛的溯源性,尽管还φ未完全普及,但越来越多的牧场已经看到这是大势所趋Ы。乌拉圭企业在积极采用先进技术同时,也在贯彻绿色环保理念,同时关注动物保护。”


南非BKB Isak Staats表示:今年南非羊毛产量比较稳定,美利奴羊的数量也略有增加,但今年南非也在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对于羊毛产量也有一╳定的影响。Isak Staats介绍说:“我们对羊毛工业质量体系非常重视,经过几年的努力,已在行业建立了较完善的机制。目○前上市的羊毛中有5000多吨已通过了质┑量体系认证。在我们看来,质量需要持续重视,只有提高质量管控,提供最好的产品,才能在这个市场长期生存下去。”


Segard Masurel(N.Z)Ltd Peter Whiteman表示:“新西兰羊毛产量在过去两年里基本没有太大的变化。现在新♥西兰羊只存栏数在2700万只左右,按2018/2019财政年度计算,原毛产量为13.8万吨,洗净毛产量为10.2万吨,出口数量∨减╩少9%。2019年,新西兰气候条件稳定,目前上市的羊毛质量较好,这种状况将会延续到ↆ2019∟下半年。”Peter Whiteman也坦言,当前新西兰提出了“10亿棵树”的口号,10亿棵树意味着要与畜牧场地争抢现有资源,所以今后养羊的土地资源有多少不得而知。另一╟方面,新西兰的奶牛业在过去两年里大量削减,腾出来的土地可以为养羊所用,且现在↙新西兰产羊毛和羊肉价格都创历史新高,这些因素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牧民养羊∫的积极性。


莱索托食品安全部负责人Mahala Molapo表示,莱索托的羊毛和马海毛主要出口到中国、欧洲、印度和捷克等国家,每年羊毛产量为5000吨,细度范围在16.0m~24.0m;马海毛产量大概有1000吨,细度范围大概在28.0m~34.0m。2018年5月以来,莱索托政府改革了羊毛和马海毛的贸易政策,采取▪羊毛和马海毛许可制制度,将羊毛和马海█毛直接出口到国外。这一制度取得了较大的成功,创造就业机会的同时,也成功吸引了国外投资。


价格起落考验企业智慧


通常人们比较容易看到眼前的事物,而忽略长远的利益。国际毛纺织组织主席Wolf Edmayr认▕为,在市场形势并不明朗的当下,企业应该做好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将目光放远一些,以乐观的态度看待羊毛的未来。


浙江新澳纺织公司总经理周效田说:“今年对纺纱厂来说确实比较困难,市场需求不足是最大的问题。羊毛价格经过过去3年的连续增长,实际上υ对需求来说是一种制约。去年羊毛价格涨到高点时,有些客户企业不用羊毛,转向花式纱、化纤纱、或是羊毛占比较少的产品上。今年毛价不┘断下跌,而且下跌速度较快,原来不用羊毛的客户又转回用羊毛了,但是低点一闪而过,客户疑虑:为何羊毛价格涨这么┙快?所以下一步还要根据市场需求和羊毛价格来看明年的用毛量会不会增加。作为纺纱厂来说,仍然会一如既往地做好自己的事情,特别是会一如既往地保证产品质量,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今年前9个月,毛条厂的日子可以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3月~7月,一些毛条品种供不应求,到8月情况发生逆转,销售需求一下停止,再到最近需求开始恢复,毛条销售经历了过山车式的涨跌。”张家港金日毛纺有限公司董事长褚晓峰说。


“造成目前现状的根本原因是羊毛的产能少,毛条的产能大,下℡游使用毛条产能小,两头小中间大,使得毛条生产企业要生存,就必须接价格超低的订单。从ъ客户反映的情况来看,今年日本市场的毛精纺面料需求量至少下降20%,这其中5%是由其他纤维代替。”张家港市金盟织染有限公司董事长钱耀瑜说。他表示,从长远看,随着中国经济生活水平的提高,户外运动服装对羊毛的需求在3~5年后会爆发式增长,所以羊毛行业将有很好的未来。


江阴天平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吴亚安表示:“为什么很多服装厂用化纤面料来打样,这是因为羊毛价格忽上忽下,极不稳定,有的产品打出来后一旦推向市场,某个型号的羊毛价格就会飞涨。”


米歇尔(国际)有限公司David Michell说:“目前,炭化毛企业面临最大的问题是产能过剩,之前∮一些企业认为炭化毛赚〥钱,却忽略了供货量的减少。在加工过程中@,监管部门对炭化毛的监管越来越严,这些因素对于对炭化毛生产企业来说都是挑战。”


正视问题寻求解决↹之道


羊毛行业正在经受煎熬,对于企业来说,直面出∑现的问题,寻求解决之道是当前一大要务,企业可以在黎明前集聚能量迎接即将到来的曙光。


今年,澳大利亚羊毛价格下跌对全球的买家甚至整个☆澳大利亚羊毛行业都造成巨大的压力。西澳西海岸羊毛负责人William Davidson说:“在过去的两年里,澳大利亚羊毛价格发←生了极具戏剧性的大幅上升,我们〡非常尊重与客户签订的每一份合同,即使合同价格对我们非常不利,也是坚持履行合同,所以对违反合同法的一些行为希望在中澳工作小组共同制订的条款下来进一步解决。”


泰克羊毛(澳大利亚)负责人 Evan Croake表示じ:“羊毛行业的确存在毁约或是重新谈判的现象,我们也明白当前生意的确难做,但越是这样的时刻,大家越是要共同携手共度Ⅲ难关。”  南京羊毛市场董事长杨枭雄说:“南京羊毛市场持续推进诚信认证工作,相当一部分企业已在诚信认证的路上,我们建议供应商与诚信企业合作,但在贸易中出现纠纷是难免的,一旦发生纠纷,大家可以坐在一起共同协商解决。”


针对在洗毛过程中出现的异纤情况▧,常州瑞莱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姜元明建议澳⿵大利亚方面督促加强管理。澳方也表示,目前正在推进芯片溯源工作,以此来杜绝此类问题的发生。


德国南方毛业采购部负责人Jens Kraus说:“目前一些产毛国气候变化,某些▊型号或是好品质的羊毛产品缺失,所以我们考虑建立供应链上业务,确保可以持续供应一些高品质羊毛产品。当今业务可以对市场做出快速反应,以确保为客户提供所需产品,所以灵活性在以后的业务中至关重要。”  澳大利亚羊农协会主席Edward Storey表示:“对ミ于澳大利亚来说,防止动物疫情至关重要,我们投入了很多力量在建立预警机制。在澳大利亚不论是羊还是牛≦,每只都有溯源的芯片,可以通过芯片找到具体的动物。一旦疫情⌒爆@发,通过喷洒、加温消毒,很快清理所有涉及动物,且对疫区进行划分,严格防御,希望▲中方能了解我们针对动物疫情所做的工作,并对我们处κ理此░类问题的能力抱有信心。”


David M∑ichell表示:“在跟牧民交流中,很多牧民表示对羊毛非常有信心,一旦干旱结束,牧民还是希望回到毛纺行业。希望大家坚定信心,羊毛的春天还会到来。”